心友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9|回复: 0

卍续藏第86册No.1608八十八祖道影传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10 19: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驹如龙牛行虎视  百三十人一脚踏地
 法流西江百川东倒  一滴弥漫润兹枯槁

  石头迁禅师传

  石头希迁禅师。端州高要陈氏子。母初怀妊。不喜茹荤。师生在孩提。不烦保母。既冠。然诺自许。乡峒獠民。畏鬼神。多淫祀。杀牛酾酒。习以为常。师辄往毁丛祠。夺牛而归。岁盈数十。乡老不能禁。后直造曹溪得度。属祖圆寂。禀遗命谒青原。乃摄衣从之。一日原问曰。有人道岭南有消息。师曰。有人不道岭南有消息。原曰。若恁么大藏小藏。从何而来。师曰。尽从这里去。原然之。师久参。既得心印。即往衡山。南寺之东。有石如台。乃结庵其上。时号石头和尚。师看肇论。至会万物而为己者其惟圣人乎。师乃拊几曰。圣人无己。靡所不己。法身无相。谁云自他。圆鉴灵照于其间。万物体玄而自现。境智非一。孰云去来。至哉斯语也。遂掩卷。不觉寝。梦自身与六祖。乘一龟游泳深池之内。觉而详之。灵龛者智也。池者性海也。吾与祖师。同乘灵智。游性海矣。遂着参同契。发明禅宗之旨。是为青原下一世。赞曰。

 獦獠佛性元自有因  一寻师去即得其真
 踞坐石头其路甚滑  纵能行者也吃一蹋

  清凉澄观国师传

  清凉国师。讳澄观。山阴人。姓夏侯氏。出家于应天寺。十四得度。学律于栖霞。受菩萨戒于常照。传涅槃起信论法界观还源记于瓦棺。造东京受杂华于大诜。从荆溪习止观法华维摩等疏。谒牛头忠径山钦。咨决南宗心印。谒慧云明了北宗玄理。此土儒墨老庄诸子。竺干诸部异计。四韦五明。显密仪范。莫不旁通博综。巡礼五台瞻瑞相。居大华严寺。专行方等忏法。讲华严大经。造新疏钞。后居京师。德宗召讲内殿。谓以妙法。清凉朕心。赐号清凉法师。为教授和尚。译华严新经。帝亲御译场。元和五年。宪宗问华严法界宗旨。豁然有悟。来有司铸金印。赐号大统清凉国师。师身长九尺四寸。垂手过膝。目夜发光。昼仍不瞬。日记万言。七行俱下。才供二笔。尽形一食。宿不离衣。为七帝门师。去贤首百余年。遥禀其旨。所著疏记。四百余卷。讲华严经五十遍。寿一百二岁。是为华严四祖。赞曰。

 秉大智印范围法界  入总持门具四无碍
 九尺长躯百年住世  七帝门师事不思议

  天皇悟禅师传

  天皇道悟禅师。婺州东阳张氏子。神仪挺异。幼而生知。年十四。恳求出家。父母不听。遂损减饮膳。日才一食。形体羸悴。父母不得已而许之。依明州大德。披剃受具。精进梵行。推为勇猛。或风雨昏夜。晏坐丘冢。身心安静。离诸怖畏。首谒径山国一受心法。服勤五载。后参马祖。重印前解。依止二夏。乃谒石头。问曰。离却定慧。以何法示人。头曰。我这里无奴婢离个甚么。曰如何明得。头曰。汝还撮得虚空么。曰恁么则不从今日去也。头曰。未审汝早晚向那边来。曰道悟不是那边人。头曰。我早知汝来处也。曰师何以赃诬于人。头曰。汝身现在。曰虽然如是。毕竟如何。示于后人。头曰。谁是后人。师从此顿悟。罄前二哲匠所传。后住郡之左天皇寺。石头法道大行。是为青原下二世。赞曰。

 那边不住从何处来  一见石头八字打开
 以此示人只贵知有  颠倒拈来如弄丸手

  大珠海禅师传

  越州大珠慧海禅师。建州朱氏子。依越州大云寺智和尚受业。初参马祖。祖问。从何处来。曰越州大云寺来。祖曰。来此拟须何事。曰来求佛法。祖曰。我这里一物也无。求甚么佛法。自家宝藏。不顾抛家散走作么。曰阿那个是慧海宝藏。祖曰。即今问我者。是汝宝藏。一切具足。更无欠小。使用自在。何假外求。师于言下。自识本心。不由知觉。踊跃礼谢。执侍六载。后以受业师老。遽归奉养。乃晦迹藏用。外示痴讷。撰顿悟入道要门一卷。是为南岳下二世。赞曰。

 自持宝藏更向他求  一言指出应用自由
 越有大珠圆明光透  随方照耀不落窠臼

  黄檗运禅师传

  洪州黄檗希运禅师。闽人也。幼于本州黄檗山出家。额间隆起如珠。音辞朗润。志意冲澹。后游京师。因人启发。乃往参百丈。丈问。巍巍堂堂从何来。师曰。巍巍堂堂。从岭南来。丈曰。巍巍堂堂。当为何事。师曰。巍巍堂堂。不为别事。便礼拜。问曰。从上宗乘。如何指示。丈良久。师曰。不可教后人断绝去也。丈曰。将谓汝是个人。乃起入方丈。师随后入。曰某甲特来。丈曰。若尔则他后不得孤负吾。丈一日问师。甚么处去来。师曰。大雄山下。采菌子来。丈曰。还见大虫么。师便作虎声。丈拈斧作斫势。师即打一掴。丈吟吟而笑。便归上堂曰。大雄山下。有一大虫。汝等诸人。也须好看百丈老汉。今日亲遭一口。裴相国镇宛陵。一日请师至郡。以所解一篇示之。师接置于座。略不披阅。良久曰会么。裴曰未测。师曰。若恁么会得。犹较些子。若也形于纸墨。何有吾宗。裴乃赠以诗。有拟欲事师为弟子之句。自后请益。为说黄檗心要。自尔黄檗门风。盛于江表矣。是为南岳下三世。赞曰。

 大雄山下有一大虫  哮吼一声闻者耳聋
 疾雷之机掣电之眼  西来门风从此太险

  沩山祐禅师传

  潭州沩山灵祐禅师。福州长溪赵氏子。年十五出家。依本郡建善寺法常律师。剃发于杭州龙兴寺。究大小乘教。二十三。游江西。参百丈。一见许之入室。遂居参学之首。侍立次。丈问谁师曰某甲。丈曰。汝拨炉中。有火否。师拨之云。无火。丈躬起。深拨得少火。举以示之曰。汝道无这个。聻。师由是发悟。礼谢。陈其所解。丈曰。此乃暂时岐路耳。经云。欲识佛性义。当观时节因缘。时节既至。如迷忽悟。如忘忽忆。方省己物。不从他得。故祖师云。悟了同未悟。无心亦无法。祇是无虚妄。凡圣等心。本来心法。元是备足。汝今既尔。善自护持。师一日上堂云。老僧百年后。向山下檀越家。作一头水牯牛。右胁下书五字曰。沩山僧某甲。当恁么时。唤作沩山僧。又是水牯牛。唤作水牯牛。又是沩山僧。毕竟唤作甚么即得。仰山出。礼拜而退。从此称为沩仰宗。机缘甚多。是为南岳下三世。赞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预测网  

GMT+8, 2017-10-20 16:57 , Processed in 0.650830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