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心友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29|回复: 3

四柱预测养生:80岁母亲求观音菩萨显灵救了57岁儿子的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8 11: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80岁母亲求观音菩萨显灵救了57岁儿子的命
  

请复制本网页给您的好友:http://bbs.yuceweb.com/thread-32202-1-1.html



2018年5月1日,因吃素摆脱病魔的管其乾和他母亲在小陶镇慈航寺门前合影留念(管梓任 摄影)

     在我的孩提时代,母亲请上杭人吴品峰、吴碧玉帮我算了一本八字。其中提到我57岁这年有一难,八字上是这样批的"流年有一关,菜篮担水上高山,若要留得篮中水,却非神仙来下凡,命有男女来送寿,妻子合家哭如惨。佳城卜向南方利,结穴直向有大山,若有阴功推过去。寿元再加几年添"。

     无独有偶,在我36岁那年请永安街头一算命先生批注的八字中,也有这样一段话"戊戌年五十七岁,运子限申流年莫道无事防亡,一凶"。

  



01、批注于上世纪60年代的管其乾八字隐藏着许多人生密码,已逐步得到验证(管其乾 摄影)






02、批注于上世纪60年代的管其乾八字提示“57岁流年有一关,菜篮担水上高山,若要留得篮中水,却非神仙来下凡”(管其乾 摄影)






03、批注于上世纪90年代末的管其乾八字提示“戊戌年五十七岁(2018年),运子限申流年莫道无事防亡,一凶”(管其乾 提供)

  (未完待续,网络搜索该标题有详细介绍)

                          
 楼主| 发表于 2018-5-8 12:03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我的孩提时代,母亲请上杭人吴品峰、吴碧玉帮我算了一本八字。其中提到我57岁这年有一难,八字上是这样批的“流年有一关,菜篮担水上高山,若要留得篮中水,却非神仙来下凡,命有男女来送寿,妻子合家哭如惨。佳城卜向南方利,结穴直向有大山,若有阴功推过去。寿元再加几年添”。

   无独有偶,在我36岁那年请永安街头一算命先生批注的八字中,也有这样一段话“戊戌年五十七岁,运子限申流年莫道无事防亡,一凶”。

2018年5月1日,因吃素摆脱病魔的管其乾和他母亲在小陶镇慈航寺门前合影留念(管梓任 摄影)

                          流年有一关

看来算命先生的推理有一定依据。从2018年3月11日起,我就感到精神不振,先是哮喘,上气不接下气,到了医院去做CT,检查结果为重度脂肪肝,肺部有阴影。结果2017年7、8月间的住院检查诊断,除了高尿酸、高血脂和高胆固醇,别无大碍。

     懂事的儿子带着我,从医院里开了一点药,果真还把哮喘治住了。可是,后来,又出现了剥脱性皮炎,全身疼痛难忍,走路辛苦,气喘吁吁,而且腿也肿了,关节上出现了痛风,连上卫生间都要拐杖,整天就在床上昏睡。这一病就到了4月5日才起床并上街。4月6日,回到石峰村,请来无 人小飞机,拍摄了石峰村白粉山战斗遗址、永兴寺及其路网、石峰村路网。傍晚,回到小陶镇,吃了两碗高汤很浓的清汤面,之后,到热西温泉泡澡。原本认为这样可以把死皮泡去,身体会好转,没想到,一上班车,就有虚脱的感觉。回到家里,倒头就往床上躺。
家里没啥好吃的,就两瓶汇源粒粒橙果汁,加上开水,迷迷糊糊中,喝了一瓶果汁,还有四五斤水。全身脱皮,疼痛难忍,连小便都要用塑料尿壶了。这时的痛苦,已经让我疼痛难忍,难以忍受,我真想一了百了,求个安乐死。

                   菜篮担水上高山

     我生于新中国,读着“东方红,太阳升……”的课本长大。中专和电大毕业后,满脑子都是辩证唯物主义思想。
第一次改变我对中国传统文化人生密码印象的是:1998年春,小我11岁的胞弟管其家从部队返乡探亲时,提到有同学的父亲帮他算命,这年的八字不好,不能到水上工作。我多嘴了一句“这些东西啊,信则有,不信则无”。也许就是这句话打乱了小弟的思想。1998年6月下旬的一天,永安市人武部的一位同志给我打来电话:“你要去部队一趟,去看你弟弟”。见面的结果,人武部的人通报说“你弟弟因为抢救落水战友牺牲了,他现在已经在冰箱里了”。

    回到家里,我打开小弟留在我家的八字,其中的流年上这样写道“26岁,其年莫谴飞花随流水;怕有渔郎来问津”。
到了部队后,我拿着一炷香,一路喊着他的名字“其家,回来吧,跟我回家吧”。同时许诺,回家后,要给烈士小弟做个墓;要把我自己的儿子过激继一半给他做嗣子。

    一到家里,我就想兑现我的诺言,正要焚香许愿。啕嚎中的母亲说:“你不能再许了,你儿子前些年不好带,已经许给李氏无名冢了”。结果,因为一次性抚恤金未到账,道士匆匆做完超度亡灵仪式后,小弟的骨灰盒就被送往永安市殡仪馆寄存。
当晚,我走过门前的一段路,其他人行走正常,唯独我打着手电筒,看到眼前的路象黑色的海洋;走到楼上,看到白天焚烧纸房子的地方,纸房子还在。翌日中午,我正欲返回市区。走过门前那段路时,又出现了浑身冷汗,胆战心惊,迈不出腿。
母亲听说后,急忙乘车赶到小陶镇小陶营,找会照水的道士吴成财。吴成财看了包在衣服里的一堆米后说:“有个骨灰盒,从很远的地方来的,还有一个坟墓,有些事情没说清楚”。
母亲从道士那里拿了一些符,有挂门框的,有冲水喝的,有用火笼烤的,其中火笼烤过之后,我立即浑身有力,行走自如。回到市区后,我立即着手向朋友们借钱,并一次次选址,一次次通过吴成财询问小弟,在洪田镇东坑村找到一块墓地,安葬了小弟。接着,又代我父母向全国各地的社会福利院写信寻找适合于收养的孤儿给小弟做嗣子。因此,也就有了《大王小王:我给侄子找妈妈》的故事(百度搜索该标题可找到)。
小弟早逝,改变了我中国对传统文化的印象,后来还结识了洪田镇的石洪竹先生,从他那里拿到了《邵伟华四柱预学测讲义》,仔细看过之后,才知道,四柱预测学还能用来防灾、防病、防止交通事故和工伤事故。2014年春,我看到老家的乡亲们用编织袋搭起世界上最简陋的凉棚,做起了庙会。因此,拍摄了《观音菩萨在石峰村显灵的故事》(百度搜索该标题可找到)。2016年,在上海高先生和张女士等数百位全国网友的支持下,建起了石峰永兴寺三间正殿。2017年冬,又在建设天王殿、钟鼓楼和厢房。正在为资金发愁时,远在浙江嘉兴的施主林明金打来电话,加了微信说是观音菩萨托梦显灵,要她为石峰永兴寺捐款(百度:林明金捐款永兴寺,可找到)。
2018年3、4月间的这次重病期间,远在浙江的施主林明金打电话给我,我都不会接听了。当时,我曾向石峰永兴寺的网上募捐出纳吴修平交待后事:“我死了以后,你要把永兴寺的捐款名单整理好,等将来寺庙建好了,一定要给施主们建一排石刻芳名录”。
“遗嘱”一出,吴修平立即通报给她的哥哥吴炳金和永兴寺现场工地的会长、副会长们。会长吴世彪、副会长吴集周、吴修余等连忙到永兴寺大雄宝殿去求三宝佛和观音菩萨、地藏菩萨,求他们保佑我转危为安。对于我的未来,卜卦还是连出胜卦。他们出面为我祈保和连出胜卦,给了我一些活下去的信心。可是我又该怎样逃出这次病难呢?打卦的结果,只是提醒我,青草药店开来敷洗皮肤的7包草药不能用了;以前从互联网找来治疗剥脱性皮炎的内服和外用中药可以用。可是这次,再用网上找来的两副中药,都没效果了。
就在三明就读工程造价专业的儿子很为我担心,上网搜索“剥脱性皮炎”的结果为,可能为痛风药物副作用造成,除了建议补充微量元素,基本找不到有效的药物治疗,而且令我儿子担心的是,“剥脱性皮炎”会造成心肌无力而死亡。我自己也想:“死就死吧,120岁也是死,57岁也是死,最后都是一堆土,再过几十年,上百年,很多现在活着的人都是芳草萋萋了,多少曾经就在身边的乡亲、朋友、同事都走了。不求好生,只求好死”。

若要留得篮中水  

这一病,又到了4月15日,母亲看好日子,在小陶镇上请了道士说我帮我保运。
看过《观音菩萨在石峰村显灵》视频的网友们都知道,我的母亲一心向佛。2017年春,一向期待石峰村能够重建古庙的母亲终于等来了石峰永兴寺的第一场庙会。那天早晨,母亲对自家客厅里的观音菩萨说:“观音菩萨,今天村里做庙会,我要给你做一盘小糍粑”,结果那天有点忙,母亲把给自己观音神像做小糍粑的事情给忘了,中午,母亲和乡亲们都到庙会上吃斋饭。一碗饭刚端起来,母亲就开始打饱呃,这时,母亲想起了早晨对自己观音神像的诺言。赶紧放下饭碗,回家做了一盘小糍粑,向观音菩萨赔不是。结果,很快,母亲就不打饱呃了。
这件小事,母亲对我们兄弟们说过多次:“有的心愿很小,但一定要兑现”。4月15日早晨,母亲对家里的观音神像说:“观音菩萨,请你保佑我的长子早日康复,如果我儿子的病好了,到时候我给你买一束塑料花”。
就在4月15日这天,母亲到小陶镇上的妙缘香烛店买香烛纸钱,店主问起我母亲:“您有几个孩子”,母亲很悲楚地告诉她,玄子管其家1998年在福建海军某部为抢救战友光荣献身;长子全身脱皮……这时店主说起了小陶劳动村的慈航寺,说寺里有个师傅,医术很好,曾有祖孙三代打蛇的,全身溃烂,都被那师傅治好了。那师傅,现在已经是活菩萨了。
到了4月18日,母亲从电话中听说我的病情还没好转,果真到慈航寺找了那师傅。一见面,才知道是一位师太。
那师太,指点我母亲:趁着早晨还有露水的时候,把苎麻叶子采来,与米浆一同捣烂,用布袋装着,涂抹皮肤。4月18日当天,母亲就兴冲冲从小陶赶到永安,给我带来一瓶慈航寺的观音菩萨水,让我喝下,接着,又兴冲冲赶回石峰村。
母亲的身体还硬朗,平时还能上山采摘金银花等小药材。翌日一早,母亲采来带着露水的苎麻叶,用米汁捣烂后,速速赶到永安,开始帮我涂药。那一刻,57岁的我,再次强烈地感受到“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象块宝”。
母亲在家里还养着3只猫咪和家鸡,但又放心不下我,只好委托弟媳养猫、养鸡,在我这里住了一夜,翌日继续帮我涂药。按慈航寺师太的叮嘱,至少要用药3天。翌日下午,母亲返回石峰村,涂抹苎麻叶汁的任务交给了妻子。
果真,到了第5天,我身上的皮肤逐渐好转;但脸上的结皮、脱皮还在继续,而且大腿肿痛未见好转。母亲在电话中听到后,再次带着她19日在永安帮我涂药的照片去找了慈航寺的师太,那师太看了我的照片说“你这儿子啊,痛得苦哦,他要吃清斋了,任何有生命的动物都不能吃了”。
4月24日,母亲再次带来苎麻叶汁帮我涂脸,发现耳道、耳后都被皮炎堵塞了。一点点,一点点,母亲用苎麻叶汁帮我清洗。从这天起,我开始吃清斋。三天后,我能不用拐杖,自己上街去理光头了。4月30日,脸部和头部皮肤基本恢复正常。听说我基本康复,母亲果真买了一束塑料花给自己家里的观音神像。
        2018年5月1日一早,我和儿子一起前往小陶镇与我母亲会面后,前往劳动村感谢师太释普愿的救命之恩。儿子用手机跟拍了我到慈航寺谢恩和后来到石峰永兴寺卜卦的镜头。

     却非“神仙”来下凡

在慈航寺,释普愿师太提醒我,应该专心向佛,心无旁骛。我说,小陶、罗坊一带山区民间,自古就是信仰黄公圣君、张公法主、欧阳神仙等道教神仙,佛教的观音菩萨和阿弥陀佛是后来传到这一带山区,并形成佛道合一庙。石峰永兴寺毁于一百多年前的太平天国年间,造成神灵流浪,2014年春,我拍摄了《观音菩萨在石峰村显灵》,引来网友捐款数十万元,于2016年重建了永兴祖殿,并增加了大雄宝殿和神农殿,取名永兴寺;2017年冬又建了厢房,因资金不足,目前停工待料;只有要我还有一口其,总要把该做的做个基本完整吧。一部《西游记》尚且有如来佛祖、观音菩萨和太上老君、玉皇大帝的故事;中国自古盛行儒道释合一,要想分清哪一个教派的高低或独统地位,很难很难。我的理解“行善劝善才是根本”——因为心疼古庙年久失修,我的阿管视频图文工作室还拍摄了《观音菩萨在崇头庵显灵的故事》(百度搜索该标题可找到)。
在石峰永兴寺,我问永兴祖殿的神仙:“从今往后,我坚持吃清斋,能保我今年平安度过吗?”
占卦的结果是胜卦。
“流年有一关,菜篮担水上高山,若要留得篮中水,却非神仙来下凡,您就是我八字上批注的‘神仙’,‘神仙’是泛指,准确地说是您这活菩萨救了我”,在慈航寺,我对救命恩人说。
在慈航寺,释普愿师太还建议我们多放生;其观点,与《邵伟华四柱预学测讲义》上的八字改运主张一致。我将牢记释普愿师傅的嘱托,争取每月放生一次。

(未完,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18-5-8 12:25 | 显示全部楼层



2018年4月3日,管其乾患剥脱性皮炎,全身90%脱皮(管其乾 提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预测网  

GMT+8, 2018-9-19 05:42 , Processed in 0.58931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